家乡的“非遗”—南海藤编的辉煌历史

2017-06-12

家乡的“非遗”—南海藤编的辉煌历史
邹锡良
        在清代,闭关自守,独留广州通关口岸,这就使产自印尼的世界上质量最好的原藤编成藤萝(包装用)而流入广州。南海藤编儿女加以开发和利用,经过清代中后期到民国二个朝代历经百年的开拓,成功地将藤编产品开发到国内市场为主。在新中国成立前,浔峰洲八乡(泌冲、永澄、涌口、白沙、陈溪、凤岗、沙贝、横沙)稍具规模的藤厂,大多数同时在广州、澳门、香港同时设店铺或工厂。工欲善必先利其器,南海的藤编儿女经过几十年的实践,在新中国成立前已对藤编工具进行了改进、完善,并基本定型,从而提高了生产效率。新中国成立更为南海古老藤编注入了新的活力,从而为南海藤乡藤编创造了新的辉煌。
        新中国成立后,百废待兴,物资奇缺,抗美援朝又抗击以美国为首的侵略者。以美国为首的国家对新中国进行经济封锁。开发海南藤以种植橡胶这种战略物资成为急需,海南山坡却长满带刺的藤条。原始的开发方法是放火烧,利用植物的灰作肥料就可种植。另一种方法就是处理好藤条就可变废为宝,减少开发成本,又能解决大量劳动力的就业。有关部门迅速抽调南海藤乡的人到海南海岛支援,这个人就是南海泌冲人陈沛。约在1983年,已退休住在海南自治洲驻广州办事处的陈沛对我讲述开发海南藤的往事。他说他当时的工资是120万(即120元),比当时自治洲的洲长还高。我们从陈沛的工资就可知道当时政府对开发海南处理藤条的重视。陈沛不负众望,充份利用当地的自然资源,也想了一些土办法成功对藤条进行干燥处理。也约凤岗村人,严姓,人称大班明开的万昌藤行统一处理海南藤。万昌也迅速将海南藤交到有生产能力的厂生产、开发,南海藤乡的儿女运用藤编技艺,将海南黄藤生产出箩耳片,船用桨橹藤片来,取代了印尼藤,减少了这方面的外汇开支,也运用传统的藤编技艺将海南藤编成各种日用品和工艺品,打开国内市场,使海南藤开发进入良性循环,有力支援了国家的建设和海南的开发,也壮大了藤编的队伍,为1956年组建南海藤厂,1958年组建的东风藤厂,广州藤厂培养了大量的技术人才。南海藤编儿女在支援海南岛的开发上打了场漂亮的胜仗。
        南海藤厂的成立,对藤编的工具进行了一次重大的变革和改进,对重体力劳动的开元芯、拉藤皮进行机械化生产。这不但大大提高了劳动生产率,还提高了藤皮及元芯的质量。提高了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也为后来发展到20万藤编大军的生产原料有了保证。南海藤编儿女在打破以美国为首的经济封锁,赚取外汇支援社会主义建设方面做出有力的贡献,同时不断壮大自己,谱写了南海藤乡的辉煌。
        泌冲泌一藤厂以邹伯奇曾孙邹孟道负责供销业务,他瞄准大厂全力开拓国际市场,无力为海南藤加工,迅速将海南藤加工业务接过来,逐步发展成海南藤唯一的加工基地,加工成品由海南自治洲统一向全国农资公司调拨销售。泌二藤厂由邹福负责供销业务,为南海藤厂加工。南海藤乡在农村的发展,泌冲村可说是一个缩影。

        南海藤编的辉煌已成为历史,今天已成佛山市的“非”项目,在政府依法保护扶持下,南海藤编一定得到传承和发展。


作者:邹锡良

上一篇 家乡的藤编

下一篇 难忘的“非遗”专题展